历代名家
武术名家首页 > 历代名家 > 孙禄堂的徒弟系列之一“武状元”曹晏海

孙禄堂的徒弟系列之一“武状元”曹晏海

2014-09-28 14:56   来源: 未知   点击:


曹晏海(1903-1938),河北沧县芦家园村人。此人身材高大、蜂腰乍肩,臂长腿健。少年时酷爱武术,十五岁曾背着家人出走,去昆仑山学艺,沿途讨饭一个多月至山西太谷被一老人劝回。曹晏海聪颖过人,自学成材,十几岁能释读古文,双手提笔能写梅花篆字和清秀小楷。至今其家人还保存他早年阅读过的书札墨迹。

曹晏海后从连阔和尚学拳术,1928年曹晏海去南京中央国术馆在教授班学习。当时他见郭长生先生(1896-1967,字恩普,河北沧州人,自幼爱武,天资聪颖,有天生的一幅好腰身,勇力过人,行拳出手不见手,人过一阵风,故武界誉以“郭燕子”)艺精技绝,身手非凡,武德高尚,加之又是同乡,敬佩至极,曹晏海欲拜郭为师学习技艺。郭长生慧眼识真,见曹晏海确是个难得的人才,奈年龄相差无几,故以代师传艺,二人兄弟相称。

“根深叶定茂,本固技必荣”。郭长生将通臂、劈挂、苗刀之真传绝技倾授曹晏海。曹晏海艺海扬帆,收珠聚宝得先生艺技精髓。郭长生不但陪着练而且还喂着打,在实战中甘愿作“喂手的”。兄弟二人校场上进拳施招,各不相让;可场下相处,情同手足,结成莫逆之交。曹晏海的功夫突飞猛进。练功中十二个枣木橛楔到地里,曹晏海用激步勾子一口气把它踢出来。二十几岁就得了个“草上飞”的浑名,其速之快,可想而知。曹晏海的腿法尤其厉害,能反正抽人嘴巴子。郭长生满意地对人说:“曹晏海三个胳臂打人(两个胳臂加一条腿)。”、“曹晏海的腿比胳膊还好使唤。”

1929年10月16日浙江省主席张静江等在杭州摆擂台举办了浙江国术游艺大会。有几个省4个特别市共300多人参加。这确实是一次聚国英之盛会。曹晏海参加了这次擂台赛。擂台设在市内旧藩司前学官的广场上,场中筑台,台中以白粉画出一直径三丈(9米)的圆圈作比试范围。这次比赛分表演、擂台两大类,比赛为淘汰制,抽签定序点名上台,倒地算输,三战两胜,评判委员长是李景林。

对曹晏海参加杭州擂台赛,郭长生满怀信心,估计如不出现反常,曹晏海定能取得好成绩。赛前更是尽心指导,喂着打,培养曹晏海的实战经验。参加对抗赛的都是来自各省、市的武林能手和著名武术专家,以及中央国术馆出类拔萃的教授班学员,如王子庆、曹晏海、朱国禄、胡凤山、马承智、刘高升等。赛前最引人注目的是刘高升和曹晏海。

刘高升,湖北襄阳人,上海永安先施公司总镖头,代表上海参加打擂。此人身高体壮,

有金钟罩、铁布衫、油锤贯顶、铁尺排肋一身硬功,三十多岁没结婚,是童子功,还会点穴,手下有三千弟子,外号“铜头铁臂镇江南”。刘高升系上海有名的三刘之一(刘百川、刘小辫、刘高升),是当时有名的大把式。这次比赛前,刘高升为炫耀自己的武功,带领几十名弟子,从上海徒步到西安,打着“以武会友”之大旗,一路“过关斩将,横扫千军”,弄得好些把式场子都倒了。路过南京,在中央国术馆表演,碗口粗的竹竿,单手一插就劈,观者无不惊叹。这次来杭州打擂,自觉取胜有十成把握,生徒们送他在上海站上车,鞭炮齐鸣,自己还带来两个木箱,准备盛第一名几千元的奖赏。刘高升一到杭州,便问:“中央国术馆来参赛的是学生还是老师”。众说:“是学生”。刘哼的一声说:“学生打什么劲”。很多原来已经报了名的选手,怕与刘高升碰到一起,弃权不赛了。

这次比赛,不分级别,打倒为胜,三战两胜。开始分组采用淘汰制,进入决赛。预赛时,可巧刘高升、曹晏海抓到一对。观众群情激昂,期待着这场比赛龙虎相斗的好戏。说实在的,曹晏海虽技艺高超,但必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大的擂台赛,心中有些紧张,尤其看见过刘高升手劈竹竿的绝技,心中有些胆虚,于是在电话中,向郭长生汇报了抽签情况和自己赛前的心理状态。郭长生说:“你如果发挥出正常水平,战胜刘是没有问题的。”、“你被他打死,可别叫他吓死!”、“刘高升虽有硬功,劲必竟是僵劲、笨劲,决没有你快,就在‘快’字上来胜他。”这一席话,增强了曹晏海的信心。

观众期待已久的曹晏海大战刘高升快要开始了。乐队奏起军乐,台下几百名中央国术馆的学生摇旗呐喊为曹晏海助威;采自上海的几百名由刘高升的弟子组成的啦啦队为刘助兴。 音乐暂停,比赛开始,裁判鸣笛,曹刘二位抱拳施礼,然后各退三步开始比赛。比赛开始,刘高升即一掌向曹晏海拍去,曹晏海因也有通背、臂挂之硬功夫,故试接了刘高升一掌,顿觉半身麻木,几不能支。好在曹晏海冷静非常,硬撑着架子不散。其实此刻只是个虚架,再受不得一点力。刘高升则被曹晏海的表象所迷惑,见曹晏海竟能抗住自己一掌,一时不知虚实,未能连续进攻。刘高升一犹豫,曹晏海便缓了口气,暗自运气调身,曹晏海首先欲试刘高升的脚下功夫,用“激绞连环”行步圈着刘高升溜了两圈,发觉刘高升步法迟拙不够灵活,心想这个对手我好对付。于是施用绝技“激步勾子”,想把刘高升踢翻在地,只见曹晏海“嗖”的一声,离刘高升两丈开外,纵身跃到刘高升跟前,右腿踢在刘高升的左腿上,这一下不要紧,不但没把刘高升踢动,反而自觉好似踢到石柱子上一般,震得腿发麻,心想刘高升的硬功确实名不虚传!急忙改变战术,不与刘高升硬打硬接,而是与刘高升左右周旋,不时用向孙禄堂所学之散腿,攻击刘高升之下三路。此招果然奏效,使曹晏海逐渐摆脱被动。第二个回合,曹晏海见刘高升自取守势,便连续用快腿击打刘高升的胸部,虽连连击中,但总不能将刘高升踢倒在地。刘高升打不着曹晏海,于是不免有些急躁,对曹晏海喊到:“不许你跑,再跑算你输!”正在此时,曹晏海尽平生之力,用右腿猛踹刘高升之前胸,这一腿虽然又踹个正着,但没把刘高升踹倒,而刘高升顺势将曹晏海的右腿抱住,于是曹晏海伸右臂将刘高升的脖子夹住,右小腿插入刘高升的裆内。这时几千名观众都为曹晏海捏着一把汗,心想这回曹晏海非败在刘高升的手下不可。

刘高升抱着曹晏海的右腿便用力向前涌,欲将曹晏海撩向台下。曹晏海就在刘高升抱住右腿用力向前涌的同时,将右小腿在刘高升的裆内抽出,别在了刘的右腿小腿外侧,向左一拧身,把刘高升摔了个仰面朝天,这一下叫“抽腿别”或“抽腿别子”。台下观众一片欢呼,给曹晏海祝贺,可是刘高升在地上躺着说“这不算!”李景林总裁判长离席问刘高升“为什么不算?”刘高升答:“这是摔倒的,不是打倒的。”正在此时,曹晏海对刘高升说:“刘老师,不算咱再来。”听到曹晏海的话,看台上观众齐声高呼:“曹晏海,英雄!”、“曹晏海,好汉!”

稍事休息,比赛又重新开始。刘高升进了两招,都叫曹晏海闪过,于是刘高升气往上涌,恨不能一掌把曹晏海打翻在地,怎奈步法不灵,心有余而力不从心。刘高升完全陷于被动,一直被曹晏海逼到擂台边。但曹晏海因惧刘高升之掌力,一时也未敢轻进,仍是以低腿闪击。这时正好有服务人员为李景林倒茶,李指着洒在桌子上的水一语双关地说:“把它抹下去!” 曹晏海闻此言,好像来了灵感,攻击稍停,诱使刘高升急于转守为攻,并趁刘高升出手露出空档之际,只见曹晏海一拧身子,没看清用的什么招,把刘高升打出两丈开外,倒地鼻口出血。这实际上是用通臂二十四式中的“横”打的,因动作太快,所以大家都没看清。刘高升起身吐了两口血说:“我想不到输在小孩子身上!”此时,曹晏海又走到刘高升面前说:“刘老师,这次算不算?” 刘高升说:“算!我输了。”裁判向刘高升说:“三打两胜,是否再打?” 刘高升说:“不打了,我认败。”裁判示意,曹晏海得胜。乐队奏胜利曲,观众一片欢呼,都说大饱眼福。台下几百名中央国术馆的学生涌上台,把曹晏海抬起来,抛到空中,以示祝贺,然后保护着曹晏海(以防暗害)同回宾馆。

次日《大公报》在头版头条,报导了曹晏海取得胜利的消息。大标题是:“曹晏海打开刘高升的铁门,内中一无所有。”

总之,曹晏海在整个杭州打擂当中,经过多少轮次,没被任何人打中过一下,和任何人交手没有过两个回合,即取得胜利,足见其功纯艺精到何种程度。进入决赛,争夺前十名名次的时候,赛场上出现了不正之风,为了使教授班能垄断名次,出现了“礼让”歪风。另外,有些人私下向曹晏海等人作工作,说:“某某某是副馆长李景林的未来女婿,无论如何也得留个面!”迫于这种情况,赛场上出现了自动倒地现象,曹晏海等人就是这样。比赛中双方还没进招,曹晏海自动作左手扶地状,而后又作右手扶地状,两次倒地,宣布对方胜利,观众对此十分不满,这次盛况空前的千古一会,出现了这些歪风后,给这次大赛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结束前,观众纷纷向大会提出意见,高喊“艺高受压”,主要是为曹晏海居第四鸣不平。大会就这样结束了。大会结束后,国民党元老、浙江省主席、本次大会的名誉会长张静江马上以高薪聘请曹晏海到浙江省武术馆担任一级教官。

“英雄不是没有用武之地”,时隔不久,上海市长张群及大亨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在蒋介石的支持下,在上海又举办了一次全国擂台赛。曹晏海又参加了这次擂台赛,决心以精纯技艺奋夺第一名。刘高升也参加了这次比赛,也想一举击败曹晏海,报当年一箭之仇。 曹晏海在这次擂台赛中,“斩将夺关,横扫千军”,最后又与刘高升对垒,刘高升被曹晏海在上次杭州打败了,这次曹晏海又没费吹灰之力,将刘高升击败,雄居这次上海擂台赛的第一名。这充分证明了曹晏海技艺最为精纯以及在杭州赛上艺高受压,上海市长张群赠曹晏海一尊银塔,上款是“第一名曹晏海同志英鉴”,中间四个隶书大字“我武维扬”落款是“上海市长张群题赠”。黄金荣赠送曹晏海一个大银盾,上款:“第一名曹晏海同志英鉴”,中间四个隶书大字是“孔武有力”,下款“黄金荣题赠”。杜月笙也赠了个大银盾,上款“曹晏海同志英鉴”,中间四个隶书大字“有勇知方”,下款“杜月笙题赠”。这几份奖品在挖掘整理展览时,在承德全国展览会上展览过一次,后又被挑选为精品在北京故宫端门内东朝房展览过一次。

曹晏海在浙江国术馆任教,1937年调到蒋介石成立的陈诚为校长的庐山军官训练团担任一级教官,1938年曹晏海患病在庐山去世。

©功夫联盟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47053号-4 功夫联盟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